利奥平台

                                                                来源:利奥平台
                                                                发稿时间:2020-08-10 22:37:42

                                                                该倡议随即获得了超过200万个点赞和大量转发,上万名TikTok用户在社交媒体上秀出了自己抢到集会门票但并不打算前往的视频。

                                                                来自叙利亚阿勒颇的瓦立德今年36岁,他和全家人2013年为躲避国内战乱来到邻国黎巴嫩。黎巴嫩人开始游行示威后,在贝鲁特打零工的瓦立德显得有些忧心忡忡,他在电话里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经济形势的恶化和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本就令黎巴嫩不堪重负,没人知道这次突发的爆炸会把形势引向什么地步。我身边的黎巴嫩人都担心出现连锁反应,更大危机或许才刚刚开始。”

                                                                当然,在西方顶尖学术界摸爬滚打多年的弗格森,并没有像美国总统特朗普或国务卿蓬佩奥那样一上来就泼皮骂街般地攻击中国,而是在他的文章中循序渐进地勾勒出这条荒诞的逻辑链。

                                                                TikTok就是脸书试图复制、绞杀的对手,因为在短视频应用上,脸书一直玩不转。

                                                                脸书CEO扎克伯格:议员女士,我不能给出公司的数量。

                                                                (截图来自弗格森刊登在彭博社上的文章)

                                                                TikTok美国区总经理 帕帕斯:我们的移动应用是最安全的,我们知道该如何做正确的事情......TikTok的1500名员工每天都在为此努力,未来三年,我们还将为美国创造一万份就业岗位。

                                                                TikTok用户:我的天啊,我抢到了特朗普集会的门票,好惊喜啊,但我才不会去呢。

                                                                (截图来自弗格森刊登在彭博社上的文章)

                                                                美联社8月3日的一篇报道说,“经常在悬崖边上的黎巴嫩正走向崩溃”——在金融坍塌、机制毁坏、通货膨胀和贫困人口激增的困扰下,黎巴嫩正以令人恐慌的速度飞快驶向崩溃的临界点,“作为阿拉伯世界的一个曾经的‘多样化及韧性模范’,黎或将分崩离析”。